陷入迷途的台灣輕小說——專訪作家微混吃等死

撰文/廖翌帆
攝影/白靖慈、孫筱佩
照片提供/微混吃等死

「我大部分的作品裡,都在描述一個人遭遇傷痛,經歷了迷茫,重新獲得成長。」若是對輕小說家微混吃等死有一定熟悉程度,就會知道他的作品,多以青春成長類的題材為主。

在出道作《午安,請問要點一隻偵探嗎?》系列中,他以推理事件為線,串起一個個關於青春,關於人心的故事。主角見真身為推理諮詢社的成員,在解決學生們一件件委託後,漸漸破開封閉內心的殼,穿出迷茫獲得繼續向前走的勇氣。

「我認為塑造出一個經歷迷茫、痛苦,最後成長的角色,可以感動很多人。我想寫會感動人的故事。」雙瞳在鏡片後亮起決心的光芒,以青春成長為作品題材的微混吃等死,在二○一八年從影片分享網站YouTube得到靈感,創作出台灣第一本以Youtuber為主題的輕小說《迷途之羊》。

《迷途之羊》書影

以Youtuber為主題 描繪追尋自我的旅途

「二○一八年,正好是台灣Youtuber市場剛竄起來的時候。我妹妹當時讀高中,說他們全班同學早自習都在看YouTube,我自己當時讀大學,也是常看YouTube。」他相信受到許多年輕人關注的YouTube在未來絕對能成為當紅市場,同時也感到納悶。「我覺得很匪夷所思,一個吸引這麼多人的東西,為什麼當時沒有以它作為題材的小說?於是我就寫了第一個。」

《迷途之羊》裡,身為當紅旅行型Youtuber的白宣不告而別的失蹤,總是陪伴在她身旁的柳透光決心踏上尋人之旅。順著柳透光的旅程,臺灣各地美景也在讀者眼前栩栩呈現,陪著角色們到綠島吃鬼頭刀料理,到高雄崗山之眼欣賞夕陽,深入體驗台灣的美好。

「一開始是把以前和女友出去玩的場景寫出來,後來寫著寫著發現地點都寫完了。我就開始做相關資料的研究,將以前的旅遊經驗,和台灣本土景點做結合後,融入作品中。」

「在輕小說外的文學圈,或大眾小說中結合台灣本土元素的作品其實不少。但在台灣輕小說圈中多數作品是以架空世界為舞台。因為迷途之羊在台灣是非常少見的題材,沒什麼競爭對手,所以碰巧就火了。」

融入《迷途之羊》裡的,還有少年少女對「自我」的迷惘。我是誰?在別人心中的我又是什麼樣子?白宣在Youtuber人氣中迷失自我選擇消失,柳透光為了找尋白宣也漸漸失去人生的方向。小說內描繪了成長中的迷惘,與現代人疏離的人際關係,如此貼近青少年內心的故事,受到不少年輕讀者歡迎。

「我記得迷途之羊完結時,大概六百人寄心得給我。數量高到超出我預料,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寄心得過來。代表迷途之羊確實影響當時一部份的國中生和高中生,我自己當時也很感動。」

出版品陷入劣勢 新銳作家難出頭

「迷途之羊出版時,我找很多認識的人幫忙推廣,它才進入到大眾的視野。」《迷途之羊》和《午安,請問要點一隻偵探嗎?》出版時,微混吃等死請了YoutuberA Jie協助推廣。他認為要有大量資源去推廣作品,才有可能讓作品曝光度提高。

「為什麼現在台灣輕小說曝光度降低?因為現在大賞越來越少,導致新銳作者越難出頭。」

所謂的輕小說大賞,是為了發掘輕小說寫作人才和推廣得獎作品的投稿比賽。但近年來台灣舉辦輕小說大賞的單位越來越少,使提高作品能見度的機會減少。當越少人讀到作品,創作者自然越難被讀者記憶,導致新銳作者難以擁有出頭的機會。

談到能不能像《迷途之羊》一樣利用YouTube等跨媒體方式推廣作品,微混吃等死說話語調不自覺流露出感嘆「我記得當年迷途之羊找Youtuber來宣傳時,還沒有太多出版社用這樣的方式宣傳輕小說。那時候編輯大多都三十歲以上,可能沒有用YouTube的習慣,自然不知道要怎麼靠YouTube來宣傳。雖然現在台灣政府和出版社對YouTube的投入有慢慢變多,但一個訂閱五萬的Youtuber做一集節目,預算可能就要三、四萬台幣以上。這和出版社給一個作者的稿費其實差不多,出版社恐怕也沒額外的資金去做行銷。」

他說現在出版社的推廣方式主要是對老牌作者繼續投注資源,大量出版老牌作者的作品,來維持一定的讀者數量。

「現在年輕作者可說是非常少了,但老牌的作者一定活得下去。他們受到的關注度也不會下滑,畢竟支持他們的讀者數量很龐大。」他認為書籍出版的問題不只發生在台灣,也發生在世界各國。

「現在串流媒體太發達,像Netflix、YouTube、Podcast吸去大部分人的休閒時間。所以投入在出版品這類屬於舊時代的消費品上的人就變少了。有更多休閒管道供人們選擇,造成出版品處於劣勢狀態。」

電子書平台分散 難以集中客群

近幾年開始出現結合跨媒體形式的電子書,對於台灣輕小說環境的助益也未必全面。

「我個人其實不看好台灣可以做好電子書,因為台灣的電子書現在是各自為政的狀態,現在比較大的就只有BOOKWALKER。」

「像博客來、BOOKWALKER有各自的平台。當平台分散後,書籍也跟著分散,我作為一個喜歡看書的人要下載四、五個平台的App太麻煩了,而且各自的存錢系統也都不一樣。」

用電子支付系統來比喻的話,現在台灣的電子支付系統有LINE Pay、各家銀行推出的悠遊卡支付。但在中國只有一個電子支付系統——支付寶,所有人都用支付寶,就能聚集大量客群。而電子支付系統有四、五個以上的台灣,客群就被分散開來。

電子書平台過於分散,沒有一家獨大的平台。微混吃等死認為如果有一家獨大的平台撐起整個市場集中客群,或許能吸引越多人購買電子書,間接為輕小說出版市場帶來助益。

用文筆和題材塑造個人品牌

跨媒體宣傳和電子書行銷雖然有一定難度,但題材和文筆可以是宣傳作品的方式。

「作者本身就是一個品牌,所以今天大家看到微混吃等死這個品牌時,可能會聯想到他是寫青春迷茫相關的故事、筆風如何,讀者會產生一個基本認知。」

讀者對作者這個品牌有基本認知後,會更容易記得作者的特色。作者甚至能因此節省掉宣傳、推廣自己作品的成本。

「像我粉絲團每一篇文章可能有三百、四百個讚,但我總追蹤人數只有五千而已,這代表追蹤我的人活躍度是比較高的。」在塑造作者這個品牌時,作者的創作題材如果極其稀有,筆風強烈、特別,也受到一定數量粉絲喜愛。讀者活躍度就會提高,更能支撐一個作者繼續創作下去。

「這樣的推廣方式不只限定在作家。凡是做內容創作相關的,比如影像工作者、音樂工作者,風格只要夠強烈、小眾化,就會特別受到粉絲喜愛,因為你是無可替代的。」

以台灣妖怪自我突破 創造品牌新特色

「但大家如果都覺得我只能寫青春成長題材的話,長久下來是不太好的,當然要慢慢做些突破。」一直撰寫同樣題材的作品,可能會讓讀者覺得乏味,也無法吸引新的讀者群。所以微混吃等死在《妖怪料亭》中做出新突破。

「日本有很多以神明、妖怪為題材的輕小說,台灣的文學界也有不少以妖怪為主題的小說,但很少有關於台灣妖怪的輕小說。」

覺得架空世界故事不符合自身調性的他,選擇將妖怪做為連結現實和故事間的橋梁。

「我想要創作出半架空,但又建立在現實世界的故事。妖怪就是一個很好拿來發揮的題材,因為它好像存在於現實世界,又好像不存在於現實世界。」他以花蓮為原型,建立一個位於台灣的虛構小鎮——玉溪鎮,將巴魯匝庫、製風龜等台灣妖怪加入作品中。

「這個位於台灣的虛構小鎮,讓故事有一部分是真實的,可是又有奇幻成分可以讓我自由發揮。如果換成其他元素,可能都沒這麼好操作,但妖怪確實是可以這樣操作的。」他讓題材拓展到台灣的人文、地理、歷史和傳說故事,擴大身為作者的品牌特色,吸引新的讀者群。

《妖怪料亭》書影

創作喜好和市場間的取捨

「很多剛開始寫作的人只寫自己喜歡的故事,一但成為商業出版作者後就不可能這樣做了,除非這個作者和作品特別火紅。」通常作品在擬定大綱時會和編輯討論,編輯會根據市場需求對故事方向提出修改建議,但有時因應市場對作品做出的修改,作者不一定會喜歡。

「我現在寫的故事基本上是我喜歡的,但比如有些作者喜歡寫推理小說,台灣推理小說市場其實很小,可能要用輕小說化的方式去寫作。例如原本主角是兩個男生偵探搭檔,為了迎合男性向市場,就得改成一男一女搭檔,然後配角也多一點女生。」

揭露身為輕小說家的一部分現實時,他也提到自己的作品《青雨之絆》。

「青雨之絆是以台灣獨立樂團為題材的小說。本來規劃要寫三集,但和編輯討論後,因為獨立樂團這個題材太小眾這個因素,就改成寫一集,再加一本前傳。其實我覺得一點都不小眾,很想寫多集一點。」說話語氣帶著些許無奈,在自我喜好和市場之間要怎麼取捨,他認為是成為職業輕小說家後必須面對的複雜問題。

《青雨之絆》書影

現實逐漸磨去寫作熱情

「現在台灣輕小說的情況可說是一片慘淡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。」語調一轉,語氣散發疲憊,他回憶起二○一八年大學畢業後的時光。

「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工作,到現在進入社會有段時間了,我覺得工作多少有在磨去我對寫作的熱情。」同時兼顧小說家和其他職業,工作上帶來的疲勞容易影響到寫作。他說台灣其實蠻多輕小說家本身都有正職,畢竟在台灣要只靠輕小說賺錢是很困難的事。

「雖然提到許多推廣作品的方法,但我自己也沒有到很賣座。我覺得還是要多用新媒體做宣傳,比如FB、IG、Podcast之類的,但如果說能達到多好的效果,現在其實我也不敢確定。」

新興娛樂盛行,出版作品難以進入人們眼中,剩下老牌作者能撐起市場。在許多輕小說作者除了寫作外,也得兼顧正職的情形下,如今台灣輕小說圈彷彿陷入迷途之中,找不到前進的方向。如果不像《迷途之羊》裡最終走出迷途的主角們一樣,台灣輕小說未來或許會有就此迷失的一天。

6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文學是一座島嶼,想像是它的基調。
「島嶼基調」是靜宜大學台文系學生團隊所創立的內容創意網站,我們以文學為基底,想像並創造文學的各種樣態。
我們用文字烙印觀點,以美學踏留足跡,用設計創造型態。在這裡,我們拆解文學的邊框,推延想像的邊界,
循著文學的星圖,在島嶼上遊戲著,我們是創意的魔法師,讓所有美好,都在此處創生。

內容著作權屬於靜宜大學-台灣文學系,請詳見使用規則並參照隱私權聲明
Copyright© 2020 Providence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43301 台中市沙鹿區台灣大道七段200號

聯絡電話:04-26328001#17033

服務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後台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