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受載體限制,快樂說故事——專訪作家啞鳴

撰文/廖翌帆
攝影/朱潔怡

在動畫產業不健全的台灣,輕小說要動畫化很不容易,近年來台灣在改編影視IP方面下足功夫,有許多書籍改編影劇登上螢幕。既然動畫化困難,讓輕小說改編成影劇又如何?有一位作家就達成台灣輕小說第一個真人影視化的成就,他有一部作品曾紅遍台灣、香港、澳門,在讀者間颳起「姊控」旋風。他就是,啞鳴。 

啞鳴給人的感覺一直帶著一股神祕感。他的簽書會只有繪師到場,他本人從不出現。訪談也只出聲音不露臉,使人只能透過他社群軟體上發貼文的語氣,推測他的個性。 

「你要不要先自我介紹一下。」一開口,啞鳴語調伴隨的氣勢,使我以為自己正在公司與老闆進行面試。不過他另一個身分,確實是台灣原創IP團隊「春魚工作室」的老闆之一。 

大學剛畢業時宅在家茫然度日,到成為輕小說作家、公司老闆,在台灣輕小說面臨困境的現今,他是怎麼在逆境中求生存,繼續用文字編織一個個吸引人的故事? 

「這個世界可以沒有輕小說,但永遠需要有好故事。」回憶一路創作的過程,一句話足以震撼台灣輕小說界,他平淡的語氣只是單純表示自己堅持的原則。 

組合有趣元素 創造電影化之作

故事創作靈感有時來自閱讀過的作品,有時來自他人無心的一句話,靈感這種東西飄渺難以捉摸,萬事萬物都是靈感,而啞鳴的創作靈感來自各個事件的拼湊,以及對「有趣」這個元素的捕捉。 

捕捉有趣事物的時機很巧妙,好比他某一次到朋友家玩,上廁所時看見廁所毛巾架掛著一排內衣,內衣主人是朋友的三位姊姊。「有趣」啞鳴腦海立刻浮現這兩個字。「比起我家只有我跟弟弟兩個男生,我朋友家去大賣場得用推車載一堆生理用品,那種有三個姊姊的生活簡直荒誕又有趣。」 

捉到一個有趣元素存在腦中,直到啞鳴看到一個社會新聞,一個未來在台灣輕小說界掀起「姊控」巨浪的故事即將降臨。 

「那則新聞是說,台灣有一個退休董事長跟自己姊姊結婚。兩人沒有血緣關係,不過因為同一個戶口,在法律上是姊弟關係,他們要先解除親屬關係才能結婚。」 

朋友經歷與新聞,兩種有趣靈感交會融合。一部講述一個平凡台灣高中少年,為了交女友而奮鬥,卻受到五個姊姊阻撓的愛情故事於此誕生。更改編成真人電影,由外號「姐姐」的謝金燕、《通靈少女》的蔡凡熙等人主演,製作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的製作團隊操刀。這部故事名為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》(讀者通稱《五姊》)。 

作品能改編成電影,在台灣輕小說界無疑是一件厲害的成就,但啞鳴的聲音帶著苦笑。「電影從票房來看並不算成功。」 

影視改編對輕小說太劣勢 

「慘遭真人化」、「這段劇情做成電視劇太尷尬了」、「我喜歡的角色怎麼真人化後變成這樣」這類發言不難在日本漫畫、輕小說改編真人影視時看到,台灣也出現過相同的情況。 

談到輕小說改編影視的話題,啞鳴語調低沉下來。「輕小說在改編影視這塊特別劣勢。」輕小說會融合二次元動漫文化的元素,如果改編成動畫十分適合,改編成影視有可能會出現二次元與三次元現實世界的落差。 

「那種落差看起來會很尷尬。就連輕小說的發源地日本,改編成真人版失敗率也很高。」作品當初改編電影時,真人化會讓人尷尬的橋段經過大量刪減。即便如此上映後,觀眾仍覺得有尷尬的橋段。 

最終,曾風靡過的台灣輕小說名作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》電影票房表現不如預期。啞鳴苦笑中帶著釋懷「至少是我、出版社和影視公司能做到的最大嘗試,大家已經努力了,但觀眾接受度沒有那麼高也沒辦法。」影視化對輕小說不見得有優勢,那將台灣輕小說翻譯成日文輸出到日本結果又如何?《五姊》就做過這個嘗試。 

翻譯日文帶來問題 輕小說未來可能被淘汰 

《五姊》總銷售量超過十萬冊,如此亮眼成績假如輸出到日本能造成轟動吧?2017年原子アトム先生翻譯《五姊》放上日本小說投稿網站KAKUYOMU,眾人期盼《五姊》能在日本創造佳績,可惜實際狀況並不好。 

「當時的翻譯者已經盡力了,除了因為語言隔閡可能使效果不好,我覺得也是我的能力不足。」翻譯過程會破壞中文的文字美感和語感,假如故事沒有比日本輕小說精彩,小說裡的梗只有台灣人懂的在地梗,日本人也沒有共鳴。啞鳴還舉自己參與製作的遊戲當例子。 

「翻譯費用也很貴。」啞鳴參與製作的遊戲有翻譯成英、日文版,請一位專業翻譯人員翻譯一個字要2.5~3塊,這樣的費用比給一位作家的稿費還多。「就像給小說作者稿費是四萬,我給翻譯人員就要十二萬那種感覺,差距就是這麼大。」 

提到輕小說未來面臨的問題,他說話口吻帶著一絲無奈,像盪到深谷「其實這三年日本輕小說的銷量在台灣也是節節敗退、不斷下滑,只要去查一下數據就知道了。」輕小說市場不停萎縮,作者也難以挽救,最後可能會變成一種被淘汰的載體。 

「可能會像言情小說的情況,言情小說在二、三十年前狂賣,像『霸道總裁系列』有一堆人很喜歡。可是很明顯在這十年,言情小說的出書量和銷量一直下滑,我覺得這不可避免,輕小說有可能會步上後塵。」 

影視改編的劣勢,翻譯日文輸出日本未必可行。台灣輕小說面臨的困境沒有讓啞鳴創作之路就此止步,他始終以寬廣的角度看待輕小說,看待故事。我認為這也是他之所以能成為IP團隊老闆的原因之一。 

輕小說本質是故事 世界永遠需要故事 

輕小說這個載體可能會被淘汰,但故事不會。對啞鳴來說,寫小說就是在說故事,無論寫出來的是不是輕小說都沒有太大差別。 

「一個好的故事,它能變成任何載體。變輕小說、大眾小說、遊戲,甚至電視劇。」啞鳴的話使我想起熱銷全球的知名小說《暮光之城》。 

《暮光之城》最早代理進台灣被包裝成輕小說,書名叫《吸血鬼達令》,封面採用動漫風格的繪圖。「《暮光之城》就是最好的證明,台灣一開始把它包裝成輕小說的模式,如果去問作者是不是在寫輕小說,作者大概連輕小說是什麼都不知道。所以故事的載體是不是輕小說並不重要。」 

言情小說也是如此,言情小說盛行時期已成過去,或許現今閱讀的人減少,但「霸道總裁」、「麻雀變鳳凰」的故事在現今各大動漫畫、電視劇中不難發現有類似味道的劇情。「不會因為言情小說很少人看,霸道總裁類型的故事就沒有人要看了。這個故事永遠都會有人喜歡,跟是什麼載體一點關係都沒有。」 

不是只看見一座土堆,是看見土堆由土組成,這些土可以塑造成各種形狀。看透輕小說本質仍是故事,故事可以變化成各種樣貌。「我不會侷限自己一定要寫輕小說,只要有好故事,我拿去寫小說、做遊戲都可以。」 

想說故事,但不在意用什麼載體去說。極度渴求向世界說故事的啞鳴,與夥伴組成「春魚工作室」,搭上近幾年由日本竄起的Vtuber風潮。 

以Vtuber為載體訴說故事 

如果你不知道Vtuber,不知道輕小說,不知道台灣有哪些保育類動物,那絕對必須認識由啞鳴等春魚工作室成員打造的Vtuber團體。 

「各位人類晚上安,我是RESCUTE瀕臨絕種團的露恰露恰~耶!」溫柔嗓音使人陶醉,配上氣質優雅的服飾,讓人一見到她就難以忘記那可愛笑容。她是春魚工作室的《瀕臨絕種團RESCUTE》Vtuber成員之一露恰露恰,為台灣保育類動物歐亞水獺轉生後的人類。 

看似可愛系大姊姊的她,與其他團員一樣背負著人類惡意。他們因人類作為痛苦死去,卻在死後重生為人。決定組成女團出道,藉由演藝活動與歌唱表演,向粉絲傳達自身族群面臨的危機。 

背負人類給予的傷痛,帶給人類愛與陪伴。這段故事在春魚工作室和各領域人才合作下,延伸出輕小說、漫畫、歌曲、插畫、遊戲等不同載體。 

「打造Vtuber也是在創作故事,我想要塑造一個角色出來,我一定要寫成書嗎?不需要,我可以把它弄成Vtuber,再讓中之人去發揮。」將故事轉化成Vtuber,台灣還沒有這方面的專家,一路走來啞鳴與公司夥伴都是不斷犯錯,不斷成長,最後得出成果。成果將為啞鳴、春魚工作室、台灣社會帶來正面回饋。 

「把IP故事弄成Vtuber讓中之人發揮,IP故事帶給Vtuber基礎流量,Vtuber把流量放大好幾倍後,再回頭反饋給瀕臨絕種團的IP故事。」IP故事和Vtuber給彼此帶來流量,交互循環推廣知名度帶來利潤。春魚工作室也將部分利潤捐給動物保育相關組織,做公益回饋社會。 

跳脫輕小說限制 快樂說故事 

一部故事的開始總要有個契機,啞鳴走上故事創作之路的起點,要從他大學剛畢業時說起。當時他對未來的自己該做什麼、能做什麼感到茫然,便宅在家度日,覺得全世界沒人認同自己,整天寄託在網路和二次元當中。 

直到他讀到一本小說。 

「我那時覺得這麼爛的小說居然也能出版,那我寫的一定也能出版。」開始在網路分享創作的他隨即受到出版社邀請,在畢業幾個月後成功出書,就這樣一路創作到成為春魚工作室的老闆之一。 

「當老闆後有一些問題要適應,因為以前當作家是自由業。現在變老闆有決策上的問題要考量,還要跟廠商、繪師、商業上的合作者溝通,真的很花時間。」語氣充滿疲累,但我想啞鳴工作一定有露出笑容的時候。 

「好險老闆不是只有我一個,其他人都會教我,我們可以互相討論得出一個結果。我覺得自己很幸運,從大學畢業開始做的工作都是我喜歡的,我的興趣永遠跟工作結合在一起。雖然很忙,但是我很快樂——可以繼續說故事實在太快樂了。」他認為一個作者只要最大化表現自己的故事即可,不要被輕小說的框架限制住,在創作故事這條路上才能走得長遠。 

二○二一年十一月,啞鳴與春魚工作室開啟新挑戰,推出新一代Vtuber偶像團體「惡獸時代」。團員由台灣原生魔獸「海棘獸」,北歐神話原點「歐德姆布拉」,中亞傳說的延伸「金翅鳥」組成,用Vtuber向世界講述傳奇神話。 

從輕小說、遊戲到Vtuber,從作家到成為公司老闆,創作IP故事如同身處戰場,要與無數IP競爭。啞鳴的創作如同他的人生,嘗試跳脫既有框架限制,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說故事。雖然忙碌,但十分快樂。 

歡迎藉由此多連結大平台認識春魚工作室旗下的Vtuber們

5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文學是一座島嶼,想像是它的基調。
「島嶼基調」是靜宜大學台文系學生團隊所創立的內容創意網站,我們以文學為基底,想像並創造文學的各種樣態。
我們用文字烙印觀點,以美學踏留足跡,用設計創造型態。在這裡,我們拆解文學的邊框,推延想像的邊界,
循著文學的星圖,在島嶼上遊戲著,我們是創意的魔法師,讓所有美好,都在此處創生。

內容著作權屬於靜宜大學-台灣文學系,請詳見使用規則並參照隱私權聲明
Copyright© 2020 Providence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43301 台中市沙鹿區台灣大道七段200號

聯絡電話:04-26328001#17033

服務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後台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