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瑞金:台灣文學就是屬於台灣人的文學

文/林雲青
攝影/江雅雯、羅建福

午後,與彭瑞金教授約在靜宜大學蓋夏圖書館四樓的小角落,這裡的擺設,滿是濃濃的復古文藝風。牆面上的木架,擺放著一張張黒膠唱片的封面,有一張咖啡色牛皮的老沙發,沙發旁安置著一個白色的小櫃,櫃子上擺著一台黑色撥盤式的老電話,對牆的飲水機旁,有一張舊書桌,上面放著一台老式的打字機。我們在此採訪,頗為應景。
彭老師是知名的台灣文學研究者,在那個還沒有「台灣文學系」的年代,想了解台灣文學的發展史,除了葉石濤寫的《台灣文學史綱》外,另一本就是彭瑞金的《台灣新文學運動四十年》 。 年輕時因為寫了一篇關於鍾肇政的文 章,受到鍾肇政的賞識,在他的鼓勵下,彭瑞金因此投身台灣文學研究工作,他為台灣文學奮鬥了大半輩子,做研究、寫評論、辦雜誌、教書,著作等身,在台灣文學的領域中,彭瑞金這個名字幾乎無人不知。

《台灣新文學運動四十年》彭瑞金著。

本國文學的缺席

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很難想像,「台灣」兩個字曾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,是個必須小心使用的禁忌名詞,那時的台灣不是台灣,而是「自由中國」,這個名詞則是為了區隔對岸「共產中國」而創造的,雖然那個荒謬的歷史歲月雖然早已過去,但卻影響深遠,台灣文學的 「被消失」,就是其中一個後遺症,幾十年來,台灣的文學教育,只見中國文學,不見台灣文學,彷彿這塊土地上,文學發展一片荒蕪。

台文系的成立,彭瑞金可說站在第一線,這是一場艱困的戰役,要克服的不僅是複雜的人與事,最難的是歷史迫留下來扭曲的意識形態。 「 主要就是這個國家很奇怪,從中華民國到台灣,大概超過半個世紀以上,我們的文學教育,從義務教育到大學階段,都沒有台灣文學」 ,彭老師不無好氣的說: 「全世界沒有這種例子,除非它是人家的殖民地,才沒有本國文學。」

這樣的話只好自己建立

彭老師捏了捏手中那張我們發給他的訪綱,陷入了一小段沉默,像是在回憶,也像在緬懷,靜了一會兒後,接著說:「在戰後,起碼有超過五十年的時間,世界各國的文學都傳播進台灣,但就是沒有我們自己的台灣文學。如果不從大學裡面去培育台灣文學的專業人才,就不可能改變台灣文學教育上、中、下游的問題,這就是我們設立台灣文學系最 重要的原因和目的。」

推動台灣文學系的設立,遭遇到的困難不少,彭老師攤了攤手,搖搖頭說「 當初要設立台文系時,遇到非常大的困難,舉竟那時候的政府自己都不承認自己是台灣。」

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 系匾

這真的是一條漫漫長路。在推動成立台文系之前·彭瑞金與戰友們先推動了教科害的改革。台灣的文學教育一直以來都十分忽略本上文學讀的都是跟這片土地、人民、歷史不甚相關的內容。而在推動教科書本土化改革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從國小到高中,這些負責國語文教學的老師.由於都是中文系背景,對台灣本土文學的理解和接受度並不高,後來倔管教育部開放了教科書的 編譯,但由於缺乏相關知識系統與學術的訓練,國文老師們就算有心也無能為力。

於是彭老師意識到,如果不從教師養成的方向著手,是無法改變台灣文學教育的現狀,也無法順利推動以台灣為主體的文學教育,所以便決定推動台灣文學系所的設立。在彭老師的想像中,這些未來台文系的畢業生,不只能成為推動台灣文學教育改革的能量,同時也可以讓社會大眾更了解什麼是台灣文學,以及為什麼它這麼重要。 「 哪有一個國家的國文不教自己的文學?我們又不是人家的殖民地。」同樣的話,他又再說了一次。

因為我們是台灣人

寫這篇專訪的同時,高中課綱文言文選文及比例問題,正吵的兇,彭老師及其主持的《文學台灣》雜誌社,聯合台灣一百多位作家共同發表聲明支持調降教科書文言文比例,強化台灣文學作品在語文教科書的份量。在這次的事件中,台灣古典文學的選文也引發爭議,反對者認為這些篇章不夠 「 經典 」,不足以成為教科忠的選文。

彭老師不以為然的說, 「 難道台灣文學就沒有文言文了嗎?不能教沈光文的詩嗎?不能教盧若騰的詩嗎?不能教丘逢甲的詩嗎?不能教許南英的詩嗎?這些都是因為不慬所產生的偏見。 」

自1997年真理大學創建第一所台灣文學系,至今台灣文學建制化也已經二十年,不少國立大學也都設立了台文系所,但彷若輪迴一般,經過了這麼長久的努力,誤解、偏見、質疑的聲音,還是從未消失。

要解決這個問題,彭老師說,一定要從小開始培育我們的孩子去認識台灣文學,而這個部分,政府也要有所作為,「每個國家考試都有國文,為什麼不考台灣的東西?如果今天政府把這個部分改掉,底下就會有動力去做,那麼今天就不會有這種情形出現了。要是政府可以把放煙火的錢,撥出一點來幫助台灣文學的正常化,就會有相當大的改變。 」

為什麼要花這麼多心力做這些事?教育是百年大業, 「 不是因為我們喜歡台灣文學,所以想要我們的教科書教台灣文學,而是因為我們是台灣人。 」

後記:
走屬於自己的路

整個採訪過程,彭老師重複了很多次 「 沒有一個國家擁有世界各國的文學,卻沒有自己的文學。 」 當問到未來期許時,他說他們原本成立台文系的目標還沒有達成, 「 我們當初是要讓台灣文學成為國家文學教育的主體。 」這是一件很艱難但必須繼績推動的改革。

0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恆溫,源於故事

8 2 月, 2021

文學是一座島嶼,想像是它的基調。
「島嶼基調」是靜宜大學台文系學生團隊所創立的內容創意網站,我們以文學為基底,想像並創造文學的各種樣態。
我們用文字烙印觀點,以美學踏留足跡,用設計創造型態。在這裡,我們拆解文學的邊框,推延想像的邊界,
循著文學的星圖,在島嶼上遊戲著,我們是創意的魔法師,讓所有美好,都在此處創生。

內容著作權屬於靜宜大學-台灣文學系,請詳見使用規則並參照隱私權聲明
Copyright© 2020 Providence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43301 台中市沙鹿區台灣大道七段200號

聯絡電話:04-26328001#17033

服務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後台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