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蹟與現實的互文——專訪作家蒼漓

文/ 廖翌帆
攝影/白靖慈、孫筱佩

二○二○年三月,第一本結合臺南在地古蹟的輕奇幻小說《沿著城垣殘蹟與神相遇》正式出版。故事環繞著主角「許彥」以及孔廟的守護靈「孔妙」展開。 

參加古蹟維護社的少年許彥,在社團活動打掃孔廟時遇見一名白色眼瞳、身穿紅色古裝的靈體女孩──台南孔廟的古蹟神靈「孔妙」。孔妙希望許彥能幫忙清理她身上的「惡獸」,讓台南孔廟不會崩毀,讓她能生存下去。於是,少年和神靈女孩為了守護古蹟,開始和由人類惡意形成的「惡獸」展開戰鬥。 

《沿著城垣殘蹟與神相遇》書影

以古蹟為本 建構小說角色 

在《沿著城垣殘蹟與神相遇》這部作品中,蒼漓將奇幻戰鬥故事結合台南古蹟的題材,引起許多台南在地人共鳴。書中登場的每一位古蹟神靈「古靈」,這些角色形象,都是作者蒼漓參考現實古蹟的外型和歷史背景塑造而成。 

「古蹟神靈的角色形象,都和他們對應的古蹟歷史有所關聯。像是赤崁樓在日治時期經過修整,導致現在的樣貌受到日治時期影響。所以他的服飾偏向於日本武士的外型。」 

現實中的古蹟赤崁樓,在小說中化身為穿著日本武士甲冑的高冷型男「赤欿熡」。沈葆楨興建用來防護府城的億載金城,在書中變成身穿旗袍的古典氣質美女「熠縡今丞」。她手中的武器大砲,是蒼漓以現實中億載金城的阿姆斯壯大砲為藍本去設計。 
歷史古蹟以古靈的形象再現,現實與小說互相映照、對話,讀者們能以不同視角看待古蹟,閱讀小說時也多了一層新鮮感。 

保護古蹟 保護歷史見證者

「現階段我們對於古蹟的保護我覺得還不太夠。」提到人類和古蹟之間的關係,蒼漓說話語調不自覺流露出無奈,「我們保護的古蹟主要是在那些比較大型、廣為人知,可以吸引遊客的古蹟,像赤崁樓、億載金城等等。」 
「其實有很多歷史的古物,他是比較小型一點的,但他們也是古蹟,這種類型的古蹟我們對他們的保護力就沒有那麼足夠。」 

位於臺南市北區的烏鬼井就是屬於小型古蹟,在台灣早期的貿易時代是來往商船的重要補給地,每當商船需要乾淨水源時,都從烏鬼井裡取用。但至今烏鬼井四周出現許多廢棄物,也沒有專人進行保護和維修。

如果烏鬼井有靈魂的話,想必會對人類感到厭惡。小說中烏鬼井的古靈「烏癸璟」正是如此,歷經被人類填補、開挖、最終被封蓋,人類又在她周圍丟棄垃圾。她憎恨人類的自私無情,打算毀滅世界。「小說裡烏鬼井的狀況,直到現在仍在持續。後來有人在那邊掛告示牌,警告大家不要亂丟垃圾,但其實沒什麼作用。」 

對於保護古蹟,蒼漓認為要從人們的觀念開始改變:「要從人們對於古蹟的觀念去改變。以政府來說,現在他們對於古蹟和都市發展這兩者的態度,感覺比較傾向於後者,為了都市發展可能會將某些古蹟視為不再需要。我們已經遺忘就是因為有這些古蹟,才能讓我們現在過著美好生活。」 

人類是一個很矛盾的存在。歷史中,人類發展城市,因應所需興建各類建築,這些建設在數百、數千年後被人們冠上「古蹟」這個名稱。可是到了現代,人類同樣也是為了都市發展而去破壞古蹟。 

「古蹟不只是可以吸引觀光客的建築,它們是歷史的見證者,使人類能明白自己發展的根源在哪裡,
是人類不能捨棄掉的事物,必須想辦法好好保存。」 

成為小說家是個意外 

熱愛古蹟到將之寫成小說的蒼漓,會出書完全是個意外。 
「我小時候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走寫作這一條路,那時的夢想是當考古學家,可以去挖掘古蹟、古物。」笑著說出童年夢想的她,會當上小說家起源於高中時,一場和同學間的故事接龍遊戲,「高中時班上有一個喜歡寫故事的同學,我看他把故事寫在筆記本覺得很好玩,我就加入他的行列。我們玩起故事接龍,由他寫完一段故事後,我接著寫下一段。」 

在蒼漓的回憶中,這故事接龍遊戲的劇情非常跳躍、不連貫,就像是將數個異世界融合在一起。可能主角在上一段死掉,蒼漓接寫時馬上把主角復活。或者主角原本是男生,輪到蒼漓接手時就性轉成女生。後來同學不再執筆創作,只剩下蒼漓一個人將故事延續下去,她把故事拓展成相當龐大的世界,內容足以佔據三十本筆記本。 

「後來在考完試等待準備去唸大學的那段期間,我把其中一個故事整理成電子稿,投稿給出版社。」沒想到這一試,卻意外開通她成為小說家的道路,她的稿子順利通過出版社審核。 
由故事接龍誕生的故事意外出版成書,那個瞬間她才開始認真看待寫作這件事,然後一路創作到現在。 

隨心所欲創作 享受斜槓人生 

「在寫作上我比較任性,我只寫我想寫的作品。所以讀者會發現我的作品很少,而且作品完全和市場呈現脫離狀態,不是市場想要的那種需求。」 

有些輕小說作者的寫作就是固定收入來源,因此會傾向撰寫符合讀者市場需求的作品,很難完全隨自己心意創作。蒼漓指出如果要隨自己心意創作作品,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前提:「如果要隨心所欲創作的話,有一個重要的前提是必須擁有其他份工作,現實是很骨感的。」 

身為輕小說家的她擁有多重職業身分,可以保障經濟收入。「我大學是設計科系畢業的,之前在設計公司工作過。現在平時會接設計類的案子,也在圍棋教室擔任教學助理。」同時,未來想和妹妹一起開鋼琴教室的她,還回到大學讀音樂教育研究所。 

之所以會選擇過著斜槓生活,是因為她認為自己的人生並不是「我只能做什麼」,而是「我還能做什麼」。「我想證明不管什麼科系出身,都可以去做多元的發展,沒有必要侷限自己的腳步。人生其實不應該被定義,有任何選擇都可以去盡情嘗試、挑戰。」    
用小說替古蹟的靈魂發聲,在現實中為了和親人一起創業,重回大學念書。輕小說家、設計師、圍棋教室助理、音樂教育研究所學生,蒼漓那追求多元發展的精神宛如一雙翅膀,展翅飛到任何地方,嘗試各個職業身分,享受豐富多彩的斜槓人生。 

2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文學是一座島嶼,想像是它的基調。
「島嶼基調」是靜宜大學台文系學生團隊所創立的內容創意網站,我們以文學為基底,想像並創造文學的各種樣態。
我們用文字烙印觀點,以美學踏留足跡,用設計創造型態。在這裡,我們拆解文學的邊框,推延想像的邊界,
循著文學的星圖,在島嶼上遊戲著,我們是創意的魔法師,讓所有美好,都在此處創生。

內容著作權屬於靜宜大學-台灣文學系,請詳見使用規則並參照隱私權聲明
Copyright© 2020 Providence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43301 台中市沙鹿區台灣大道七段200號

聯絡電話:04-26328001#17033

服務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後台登入